[异世之化身为龙]:冲立会暴徒蓄意毁证 反对派大状涉教唆销毁罪证

[异世之化身为龙]:冲立会暴徒蓄意毁证 反对派大状涉教唆销毁罪证

立法会大楼7月1日遭暴徒强闯及大肆破坏,大楼在十月复会前都不能使用。立法会主席梁君彦透露,大楼内其中一个“重灾区”是保安控制室,有电脑硬碟被撬走,大批议员、议员职员、官员、记者和秘书处职员的资料遗失。立法会现场显示,事发当日暴徒有计划地破坏了大楼内外的闭路电视、照明设施、电脑,大部分人蒙面遮盖容貌,并用雨伞遮挡记者镜头,有暴徒更提醒同路人戴手套以免留下指纹,亦有人特意入侵职员办公室内的电脑查看。种种证据显示,暴徒是有组织、有预谋,他们毁灭罪证,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大公报记者 冼国强

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昨日上午举行特别会议,讨论立法会大楼遭暴力冲击后的受损情况及之后的开会安排。会前,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秘书长陈维安及多名议员到大楼内视察。

梁君彦表示,立法会大楼的消防、保安、通讯设施受到严重破坏,投票、召唤钟及影音等设备都无法运作,而供公众收看的会议网上广播系统则要在测试后才可确认能否正常运作。

保安室成“重灾区”

梁君彦指出,大楼的保安控制室的电脑伺服器受损,有硬碟被撬走,硬碟载有申请立法会大楼通行证的个人资料,涉及人士包括议员、议员职员、官员、记者和秘书处职员,惟资料不包括身份证号码,秘书处已将事件向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通报。他相信,由于伺服器有多重保密,相关资料不易解密。

翻查事发当日的直播影片及事发后拍摄到的相片,可发现暴徒破坏立法会大楼期间,不忘逐一捣毁或遮盖大楼内外的闭路电视,有暴徒击碎大楼内的照明设施令现场光线变暗,亦有暴徒打开职员办公室的电脑查看、部分电脑事后被发现遭刻意毁坏,在场大多数暴徒蒙面让容貌不外露,并在有记者拍摄时以雨伞遮挡,更有暴徒大叫“戴手套”、提醒同路人勿在现场留下指纹,以免警方追查。立法会大楼内的保安控制室受严重破坏,而且有电脑硬碟不翼而飞,不排除是暴徒为毁灭闭路电视影片等证据所为。

黑衣人翌日收“垃圾”

暴徒当晚大肆破坏立法会几小时后,在警方清场前全身而退,无人当场被捕。当时多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亦在场阻挠警方向立法会推进,疑似企图为暴徒毁灭证据及遁逃争取时间。

事发翌日,多名黑衣人到立法会大楼外,自称收集垃圾。现场所见,黑衣人把头盔、铁枝、雨伞、胶樽及标语牌等物品分类,部分物品被收集到黑色大胶袋中带走。事发当晚,亦有人驾车运走部分暴徒使用的物资装备等物品时,被警方截查拘捕。

保安顾问认为,立法会保安控制室遗失的硬碟,警方专家或有办法修复资料,建议立法会煲底划为禁区,添美道入口的玻璃加装钢板防止冲击。

[异世之化身为龙]:冲立会暴徒蓄意毁证 反对派大状涉教唆销毁罪证

黄碧云为暴徒开脱 称未致于“杀人”

记者段远峰报道:暴徒日前冲击立法会大楼并肆意破坏,令到立法会内外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黄碧云昨日在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会议后歪理连篇,称年轻人未至于“杀人”,他们只是表达对政府的不满,因此政府应考虑特赦。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不同意,指出特赦暴徒会变相鼓励参加冲击。

对于“特赦”一说,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直言“不同意”。他指出,香港主流民意支持以和平理性表达方式表达诉求,并同意严肃处理犯法人士以维护治安及打击暴力行为,故“特赦”未必符合社会期望及主流民意。他质疑称,若有人干犯严重暴力行为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有如变相鼓励更多年轻人堕入法网。

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曾经表示可以考虑经审讯后特赦反修例被捕人士。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接受传媒访问时指出,特赦权力多用于人道理由,绝少用于政治方面,否则或令从事政治、有政治立场及目的者,犯法时有特别权利,不符法治。

事实上,黄碧云在7月1日当日亦曾在社交平台呼吁集会人士“不要参与任何冲击,不要中计”,却遭年轻网民怒骂,指她是“鬼”,视之为示威者的敌人。

反对派大状涉教唆销毁罪证

记者郝寿报道:近日有反对派法律界人士在网上发文,疑向违法示威者教授躲避刑责的方法,涉嫌触犯妨碍司法公正罪。有大律师身份的公民党党魁杨岳桥及其党友郭荣铿,近日均在社交网站转载“反送中受伤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的帖文。该帖文内容称会为因反修例示威被捕的人提供法律支援,担心被捕者若想了解风险或可能面对的处境可与基金联络,基金会转介法律谘询服务并支付费用,同时保密求助者身份。

[异世之化身为龙]:冲立会暴徒蓄意毁证 反对派大状涉教唆销毁罪证

大状“教路”逃避司法追究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是骷髅龙骑兵]:发展乳业扶贫 圆牧民致富梦

网友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