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四海侯龙涛txt]:江西农村垃圾分类样本:村干部上门指导 红黑榜督促改进

  “妈妈,这个扔哪里?”

  “把纸扔进黄色垃圾桶,橘子皮扔进绿色垃圾桶。”祝晶晶教6岁的儿子。

  作为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阳乡龙溪村的一位普通村民,半年前,祝晶晶还没能习惯垃圾分类,觉得“太麻烦”,现在,教儿子做垃圾分类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从6月开始,东阳乡下辖的12个行政村、2.8万居民已经全部在家主动实行垃圾分类,源头分类准确率达80%——90%,实现生活垃圾减量50%左右。

  根据住建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各省份城市生活垃圾统计数据,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含港澳台)共计垃圾清运量约为2.15亿吨。“还有1500多个县城产生了接近0.7亿吨的垃圾,至于村镇垃圾方面,由于村镇数量太分散,暂无准确统计数据。总体来看,我国生活垃圾产生量在四亿吨以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说。

  7月11日,农业农村部农村社会事业促进司司长李伟国在部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村也要在垃圾分类上有所行动,在推进人居环境整治过程中“积极做好农村生活垃圾的分类处理”。

  现实需求加上政策推动,中国农村到底能不能做好垃圾分类?需要怎么做?东阳乡作为一个样本,或许能从中有所借鉴。

东阳乡一位环卫工正在挨家挨户清运垃圾。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 东阳乡一位环卫工正在挨家挨户清运垃圾。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摄

  请来专家指导垃圾分类

  东阳乡的生活垃圾处理体系曾是一片空白。

  东阳乡多位村民告诉记者,此前很多年,他们都是把垃圾倒在房前屋后、农田或者河里。东阳乡清淤村村主任刘发海说,在他的记忆里,2000年以后,下完大雨,河道两旁的树上就会挂满垃圾袋,倒完垃圾的农田“过一两年,就基本种不了了”。

  2014年,东阳乡开始在每两个村子之间建设小型焚烧炉,次年,清淤村花费大量财力和时间处理掉了村民房前屋后的陈年垃圾。

  建设一个小型焚烧炉的成本约为8万——10万,东阳乡建了6个。这种焚烧炉没有任何污染控制,连“污染物排放是否达标”都谈不上。东阳乡乡委书记王青海坦言,自己虽然知道这种处理方式对环境和居民健康都有危害,但由于乡里离上饶市填埋场实在太远,市里最后也只能建议像他们这样的农村“可以搞分布式的小规模焚烧”。

  焚烧炉只用了两年,2016年,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责令江西省“淘汰不符合卫生标准的焚烧处理方式”。东阳乡陆续拆掉焚烧炉,请第三方环卫公司将农村垃圾统一清运到市填埋场。

  王青海介绍,乡里每年会付给环卫公司180万承包费,平均一吨垃圾的处理成本是220元。

  去年,王青海对垃圾分类动了心思。起初,先是上饶市市政府办公厅在乡里挂点帮扶的领导建议王青海实行垃圾分类,后来广丰区区委书记也给他“交了任务”,想看“能不能在东阳乡先行先试(垃圾分类)”。

  在王青海看来,现在全国普遍推行的“村收集、镇转运、县(市)处理”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体系只是在表面上解决了农村垃圾清运问题,并没有真正解决垃圾的危害。“把大量农村垃圾集中堆到一个地方的处理方法不是很妥当,危害更大。”

  农村垃圾集体进城直接导致县城里原有的垃圾处理设施迅速“超载”。钱凤梅负责的上饶市广丰区绿洁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承包了东阳乡所有的农村垃圾清运业务,她告诉记者,实施垃圾分类以前,东阳乡每天产生的9吨生活垃圾只能统一清运到上饶市生活垃圾填埋场,该填埋场于2009年建成,设计使用年限是20年,日填埋量是800吨,但实际填埋量达到了3000吨/天,今年3月份,填埋场曾通知她,由于不堪重负,半年后,填埋场将不再接收东阳乡的生活垃圾。

  长期致力于农村垃圾分类的公益人陈立雯曾走访了国内的多个区县级填埋场,她发现城乡环卫一体化后,填埋场的垃圾处理量增加了3倍左右,对原有垃圾处理设施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冲击。并且,农村垃圾产生量仍在不断增长。而这些填埋场往往连最基本的垃圾覆盖和渗滤液处理都做不到,作为臭味和渗滤液主要来源的湿垃圾成了填埋场的重要污染源。

  去年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现场检查发现,上饶市垃圾填埋场渗滤液处理设施长期不正常运行,污水超标排放。

上一篇:[胡雅丽]:《我的城市化》首发 记录人与城市发展脉络
下一篇:[关税搜]:向167万余人放贷逼交“砍头息” 特大套路贷团伙被抓

网友回应